全部
  • 默认栏目
  • (1300)

极权主义是全人类的灾难

1986年12月10日,维赛尔在接受诺贝尔和平奖时的发言中指出: 当人类的生命受到威胁时,当人类的尊严受到践踏时,国界就无关宏旨,我们不能因为事情敏感(此处“敏感”应该是指涉及所谓“国家内政”,引按)而有所退缩。每当有男人和女人因种族、宗教和政治岐见而受到迫害时,那个地区、那一时点——就应该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 世界上有多少非正义和苦难在呼唤、要求我们关注:饥寒交迫、种族主义、政治迫害——比如智利,又比如埃塞俄比...

  • 4
  • 0
  • 0
  • 0
2020.05.26 07:38

大屠杀回忆的三种模式

大屠杀回忆的三种模式 ——兼论其对“文革”书写的启示 在如何再现和叙述像“文革”这样的历史大浩劫方面,德国知识界的做法无疑是最值得我们借鉴的。耶尔恩.吕森的《纳粹大屠杀、回忆、认同——代际回忆实践的三种形式》一文,对于我们思考“文革”叙述就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1] 作为一场空前的民族灾难,大屠杀使得德国人的身份认同陷入空前危机。不处理好这段极度不光彩的历史,就无法重建德国的民族认同。正如吕森指出的:“德国人的认...

  • 13
  • 0
  • 1
  • 0
2020.04.06 08:54

法西斯分子的孩子为什么对大屠杀感兴趣?

1、大屠杀幸存者、意大利著名作家普里默.莱维,在其与另一个幸存者莱昂纳多.德.贝内代蒂合作的《这就是奥斯维辛:1945-1986年的证据》(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意大利《新闻报》1959年11月29日“时代之镜”栏目刊登一个女中学生的信,署名“要求知道真相的一个法西斯分子的女儿”。信中写道:她是中学二年级的学生,刚刚和同学一起去参观了在意大利都灵举行的“被放逐的犹太人”展览。展览中展示的有关纳粹集中营...

  • 6
  • 0
  • 0
  • 0
2020.03.06 22:03

《第三帝国的语言》精彩语录(之一)

第三帝国的语言一贫如洗,它的贫乏是根本性的。 这种语言从一个集团的语言变成一个国民的语言。也就是说,它掌控了所有公共的和私人的生活领域:政治、法庭判决、经济、艺术、科学、学校、体育、家庭、幼儿园和托儿所。 在第三帝国的语言与军队的语言之间存在着一种交互作用,准确地说就是:起初是军队的语言影响了第三帝国的语言,后来军队语言又被第三帝国的语言腐蚀了。 在扫马路的时候,在机械车间里,我听着工人们的谈话,所...

  • 35
  • 0
  • 0
  • 0
2020.03.06 21:47

信息墓地(2020-3-1)

  • 10
  • 0
  • 0
  • 0
2020.03.01 21:15

武汉的樱花开了(2020-3-1)

  • 22
  • 0
  • 1
  • 0
2020.03.01 21:09

图片中的艰难时世

  • 6
  • 0
  • 0
  • 0
2020.01.06 08:48

图片中的艰难时世

  • 8
  • 0
  • 0
  • 0
2020.01.06 08:44

政治犯、政治囚奴与政治犯的替代者

在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中,对“政治犯”做了这样的界定: 政治犯应该是知道自己为什么坐牢并且是信念坚定的人。 政治犯是具有如果加以放弃便可获得自由的那种信念的人。如果没有这种信念。他只是政治囚奴。(引安娜.斯克里普尼科娃语) 这个界定相当准确,通过它可以把真正的政治犯和冒牌的或冤枉的政治犯加以区分。 首先,那些没有自己独立的政治信念、政治立场,只是因为权力斗争而受到迫害的党内高级干部(位置可以高到仅...

  • 17
  • 0
  • 0
  • 0
2019.10.24 10:04

徐贲:道歉:现代政治不可或缺的部分

道歉:现代政治不可或缺的部分 来源:http://www.yhcqw.com/32/10087.html   道歉原本是一种个人与个人之间表示愧疚的行为,但是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道歉越来越成为不少国家纠正历史性非正义行为和争取与受害者和解的方式。不少国际领袖都曾代表他们的国家道歉过。1995年7月,雅克·希拉克为法国人在德国占领期间迫害犹太人道歉;1993年,叶利钦正式为苏联1968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道歉;1993年4月、1996年8月及1997年9月,南非总统...

  • 16
  • 0
  • 0
  • 0
2019.10.19 0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