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1298)

法西斯分子的孩子为什么对大屠杀感兴趣?

1、大屠杀幸存者、意大利著名作家普里默.莱维,在其与另一个幸存者莱昂纳多.德.贝内代蒂合作的《这就是奥斯维辛:1945-1986年的证据》(中信出版集团,2017年)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意大利《新闻报》1959年11月29日“时代之镜”栏目刊登一个女中学生的信,署名“要求知道真相的一个法西斯分子的女儿”。信中写道:她是中学二年级的学生,刚刚和同学一起去参观了在意大利都灵举行的“被放逐的犹太人”展览。展览中展示的有关纳粹集中营...

  • 3
  • 0
  • 0
  • 0
2020.03.06 22:03

《第三帝国的语言》精彩语录(之一)

第三帝国的语言一贫如洗,它的贫乏是根本性的。 这种语言从一个集团的语言变成一个国民的语言。也就是说,它掌控了所有公共的和私人的生活领域:政治、法庭判决、经济、艺术、科学、学校、体育、家庭、幼儿园和托儿所。 在第三帝国的语言与军队的语言之间存在着一种交互作用,准确地说就是:起初是军队的语言影响了第三帝国的语言,后来军队语言又被第三帝国的语言腐蚀了。 在扫马路的时候,在机械车间里,我听着工人们的谈话,所...

  • 13
  • 0
  • 0
  • 0
2020.03.06 21:47

信息墓地(2020-3-1)

  • 7
  • 0
  • 0
  • 0
2020.03.01 21:15

武汉的樱花开了(2020-3-1)

  • 12
  • 0
  • 0
  • 0
2020.03.01 21:09

图片中的艰难时世

  • 6
  • 0
  • 0
  • 0
2020.01.06 08:48

图片中的艰难时世

  • 7
  • 0
  • 0
  • 0
2020.01.06 08:44

政治犯、政治囚奴与政治犯的替代者

在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中,对“政治犯”做了这样的界定: 政治犯应该是知道自己为什么坐牢并且是信念坚定的人。 政治犯是具有如果加以放弃便可获得自由的那种信念的人。如果没有这种信念。他只是政治囚奴。(引安娜.斯克里普尼科娃语) 这个界定相当准确,通过它可以把真正的政治犯和冒牌的或冤枉的政治犯加以区分。 首先,那些没有自己独立的政治信念、政治立场,只是因为权力斗争而受到迫害的党内高级干部(位置可以高到仅...

  • 11
  • 0
  • 0
  • 0
2019.10.24 10:04

徐贲:道歉:现代政治不可或缺的部分

道歉:现代政治不可或缺的部分 来源:http://www.yhcqw.com/32/10087.html   道歉原本是一种个人与个人之间表示愧疚的行为,但是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道歉越来越成为不少国家纠正历史性非正义行为和争取与受害者和解的方式。不少国际领袖都曾代表他们的国家道歉过。1995年7月,雅克·希拉克为法国人在德国占领期间迫害犹太人道歉;1993年,叶利钦正式为苏联1968年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道歉;1993年4月、1996年8月及1997年9月,南非总统...

  • 9
  • 0
  • 0
  • 0
2019.10.19 09:54

也谈告密(下)

也谈告密(下)   思想言论告密与刑事犯罪举报 在最近的搜狐新闻上看到,我国首提“内部举报人”制度,对举报“严重违法违规行为和重大风险隐患的有功人员予以重奖和严格保护。”文章并将此与英国的“吹哨人”制度类比,后者是指“警察在发现罪案时吹哨,以引起同事和民众的注意。”后引申为组织成员对组织内部的各种犯罪现象(比如贪污、浪费、欺诈等)的非法或有害于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进行揭发。 在关于这一制度设置的网友讨论中,很多...

  • 15
  • 0
  • 0
  • 0
2019.10.13 07:30

索尔仁尼琴笔下的高尔基古拉格之行

索尔仁尼琴笔下的高尔基古拉格之行 陶东风   1929年前后,在古拉格(劳改集中营)主要所在地索洛维茨岛,发生了一起六个监狱犯人逃亡英国的事件。其中一个叫尤德.别松诺夫的,逃到英国后出版了一本书《我的二十六座监狱和我从索洛维茨岛的逃亡》。这本书惊动了欧洲,它记载的苏联当局对犯人的骇人听闻的迫害不但与苏联的官方宣传大相径庭,而且也颠覆了欧洲人、特别是左派知识分子心目中的苏联形象。此前,德国共产党机关报《红旗...

  • 17
  • 0
  • 0
  • 0
2019.10.09 12:00